Monday, 31 May 2010

你吃饱了吗?

“不富饶的年代,
过日子天天第一件事是吃饭,他样事情由老天做主,
下不下雨、起不起风、疾病老死、地震大水,
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总不能连肠胃腹肚也交给老天爷管领吧。”

中国人的近代史是一部饥饿史,即使现在营养过剩,人人以减肥为终身事业,朋友邻里见面时,还是一句:吃饱了吗?千古不衰。

Wednesday, 26 May 2010

烟火

用了十年的煤气炉炉火越来越小,煮一餐所用的时间越来越长,每天埋怨炉火不热,却舍不得把旧炉换掉。

结婚十九周年,买了一个新的煤气炉送给自己,柴米夫妻大食人间烟火。

Saturday, 22 May 2010

为什么?

一群乐龄人士在公园的篮球场上打太极,一群穿着球衣球鞋的少年在篮球场边等着。

一群靓师奶在futsal球场上跳舞,两组穿着不同颜色球衣的友族少年在旁边等着。

我在公园走了四圈,花了大约一个小时,这些少年也等了超过一个小时。

打球必须在球场上进行,打太极或跳舞可以在任何空地或草地上进行,为什么师奶们放着整个公园不用,偏要用球场呢?

Friday, 21 May 2010

大人样

老大在新的学年担任迎新周工委,今天我们母子三人原本去逛书局,走到半路他才说迎新周开幕仪式全体工委需要穿正式服装,也就是西装裤和长袖衣。

问他为什么不早说,他说没打算买,只想跟爸爸借一套来穿。

哎呀,这孩子,爸爸这么大只,你可以穿他的衣裤吗?

老大平时上课都是穿T-shirt和休闲裤,所以从来没有买过西装裤和长袖衣。

带他去男装部买了一条黑色西装裤,一件条纹长袖上衣,一条皮带。还欠一双皮鞋,他说跟爸爸借好了,因为平时很少穿,皮鞋留久了也不好。

老大在换衣间试穿新衣裤,当他打开门时,我吓了一跳,穿了西装裤和长袖衫的老大,整个大人样,吾家有儿初成长!

如果将来有一天他跟我说要带一个女孩子来见家长,给我的震撼也许会更大。

Thursday, 20 May 2010

奋斗

跟一位印裔男同事闲谈,他谈起他的奋斗史。

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母亲是园丘胶工。他中学毕业后进入师训学院,师训毕业在淡米尔小学教书,同时自修中六课程。

他总共考了六次的STPM才收集足够的分数申请大学,那时候他已为人夫为人父,是大学里的'mahasitua'。

大学毕业后他被派往中学执教,后来又半工半读念硕士课程,每天放学后赶着去上课,蜡烛两头烧。现在虽然只是个中学教师,生活总算安定下来。

假期期间,他带孩子回乡去看看以前住的小屋,孩子怀疑地问他,“以前你真的住在这样的屋子?”

穷人改变命运的方法就是教育。

Monday, 17 May 2010

透露秘密的眼睛

刚毕业那一年,有位同事看了我在相馆拍的毕业照,很坦白地给了一句评语:“嘴笑罢了,眼睛没有笑。”

那可是我相当满意的一张相片啊!

可见在相馆对着相机作出的笑不是真情流露的笑。

《丈夫的秘密基地》里有一篇短文《男人也怕鱼尾纹》,其中有段吸引我的文字:“皱纹跟情绪是较有关系的。法国神经学家杜钦曾经发现,真笑与假笑的差别在于眼睛周边的肌肉,这部位的肌肉无法随意志使唤,只有在真情流露时才会牵动。因此,就算你为了防皱纹而保持脸颊上扬,或是每天干笑三百回合,也抵不上真心的微笑。”

所以真笑或假笑,苦笑或勉强的笑,看眼睛就知道。

Friday, 14 May 2010

提前庆祝教师节

五月十六日是教师节,刚好是星期天,但校方提前在今天庆祝。其实教育局已给于指示学校不能提前庆祝教师节,只能延后庆祝,因为教育部的教师节正式庆祝仪式还未开始,教育部长和教育总监的教师节致词还未发给学校。

由于一切已经准备好了,蛋糕定了,午餐定了,学生的表演已经排练好,生米都几乎煮成熟饭,所以不得不违反指示,提前在今天庆祝。


我们学校的老师喜欢在每年的教师节设一个主题颜色,去年是青色,全校一片绿叶。今年是黄褐色,所以校园进入秋季,枯叶一片。



教师节的蛋糕和黄姜饭,黄姜饭是为一月至五月份生日的老师准备。所以我也有份。



部分老师表演舞蹈,她们跳完了企图来拉我们出去一起跳。我一手被她们拉着,一手抓紧旁边的RP,结果她们未得逞,因为RP够大够稳。

明天原本教育局要所有的老师回校大扫除,后来取消了,所以今年的教师节总算可以在家里好好休息。

Thursday, 13 May 2010

母子对话12

“妈妈你很久没有做东西了?”

“做什么东西?”

“吃的。”

“你要吃什么?”

“饼啊,那种chocalate的,圆圆的。”

“我有做过chocalate饼咩?几时做过?”

“有啦,你看,连你自己都忘记,可见有多久没有做。”

“是不是London Almond?”

“是啦!”

“你自己不记得名字还讲妈妈,你讲London Almond妈妈肯定记得。”

“还有cheese cake啊,pizza啊。”

“不是时常买pizza给你吃咩?”

“有时想吃妈妈做的。”

“ok啦,ok啦,这个星期六载哥哥去学武术的时候顺便买原料。”

将来老二会不会想吃的时候才会想起他的老妈?

Wednesday, 12 May 2010

别吓我

今早还不到六点,正当在厨房忙着,客厅的电话突然大响,把我吓了一跳。

带着扑扑跳的一颗心去接电话,原来是AG,一大早打电话来只为了提醒我别忘了把相机的电线带去学校,以便能帮她处理她要的相片。

要我帮忙不成问题,但请不要一大早打电话来,把我的三魂七魄几乎吓走了一半。

十多年前婆婆去世时,妈妈熬到天微亮才打电话给我,当我听见电话少有地在早上五点多响起时,心里已感觉不妙。

去年家公去世,也是天刚亮就接到家婆哭得很伤心的电话。

一大早打来的电话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假如不是那么重要,请不要吓我!老女人的心脏越来越不负重荷。

Sunday, 9 May 2010

礼物

两个孩子从小就养成储蓄习惯,小学时每天带面包上学,下午有课外活动的话就把午饭也带去。

老二上了中学遇到有课外活动的日子,依旧从家里带午餐去学校,这种习惯直到今年念上午班了才改在学校食堂吃。平时没有课外活动的日子,老二是不去食堂的。问他为什么那么节俭,他说肚子不饿所以不要吃。

平时放学后老二自己走路回家,有课外活动的话就由我去载他回。不过有好几次课外活动临时取消,他宁愿在学校痴痴地等我,也不舍得打电话叫我提早去载他,他说因为公众电话费很贵。

老二念小学五年级就有个梦想,就是买videocam。他把广告纸上的videocam相片剪下,贴在房间镜子上,然后开始存钱。爸爸跟他说要存很久很久才够买videocam,他说不要紧,总有一天会存到。

今天早上当我从巴刹回来时,老二‘含情脉脉’地把母亲节礼物交给我。我问他什么时候买的,他说在学校的Jumble Sale上买的,还讨价还价以非常实惠的价钱买到。

可爱的老二,将来他有了女朋友后,也在二手货行上买礼物给他的女朋友,不知他的女朋友感觉如何?该不会像他老妈那样感动得以博记载吧?

Saturday, 8 May 2010

面包课程

教育部规定每位老师一年内得出席最少42个小时的课程,所出席的课程必须与教学有关,不过间中也可办一两次激励或其他课程。

今天的课程是教我们如何做面包,课程由Malaysian Institute of Baking的讲师讲解。

讲师示范如何搓面包。

我学做四辫辫子面包,奇怪,白色的面团拍起来怎么变成紫色?

Tuesday, 4 May 2010


老二喜欢玩游戏王卡,每天盼望哥哥陪他玩卡。

老大对游戏王卡的热忱已过,平时又忙着上课,即使想应酬弟弟也没什么时间,所以老早就答应弟弟五月假期时才陪他玩。

老二盼望的五月总算到了,两兄弟今晚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