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December 2011

谢谢

盼望中的邮件终于出现在信箱里。

连字条也有美丽的花边。

独一无二的多用包,坐在旁边的老二很有兴致地反复研究。

谢谢你,佩仪!

Wednesday, 28 December 2011

三大

2011年我读了30本书,最喜欢的top 3如下:
  1. 张翎的《盲约》
  2. 胡发云的《如焉@sars.com》
  3. 西西的《哀悼乳房》
这三本书未必是名家的大块头,却是让我从拿起书的那一刻就急着要把它读完,而且至今还印象深刻的作品。

2011年我看了17套电影,最喜欢的top 3则是:
  1. Imagine Me And You.
  2. Bleu.
  3. Sex And The City.
这三部电影都不是大制作,而且还是旧戏,看后却令我至今难忘故事情节,其中Bleu还是第二次重看。

Wednesday, 21 December 2011

八年

阿一在2004年上任,让很多老师的日子不好过,也有多位老师因她而申请调职,除了一小群“朋党”外,大多数老师都盼望她快点退休。

阿一原本在2009年退休,政府却在2008年六月让公务员选择可以在58岁退休,结果大家的“苦难日子”又延长了两年。

好容易熬到2011年,正当大家暗自开心阿一快要退休之际,突然首相在十月份的财政预算案中宣布,从2012年开始,公务员可以选择延长服务到60岁。

这消息有如晴天霹雳,因为阿一的生日是在12月尾,政府会不会考虑让她额外服务到60岁呢?

第二天到学校我们才知道,当首相在电视上宣布这个消息的那一刻,每一位老师脑海中不约而同浮现的问题是“阿一会不会延长服务到60岁?”

RP说这是Million dollar question。

阿一刚上任时也让我吃了不少苦头,后来她却让我担任她的副手之一,但我也盼望她快点退休,不是我忘恩负义,是因为她的办校方式实在太糟,八年来都是阿二在替她苦苦支撑。

昨天开始,她终于正式退休,等了八年,到了这一天反而没有任何感觉,因为天下的阿一都一样是阿一,不管下一个阿一是谁,都一样有他的善恶强弱,最重要把自己的任务做好。

Sunday, 18 December 2011

完成了12km

终于完成了12km的公路赛,整个赛程有很多斜坡,还好平时常常去行山,要不然我这副老骨头肯定没法完成。

我的时间是1小时39分,这是师奶时间,能够在两小时内跑完12km已经很满足。

Saturday, 17 December 2011

又要跑了

明天又要跑了!这次是12km。据说路段相当斜,很挑战。


跑步要有脚力。今晚吃猪脚,以形补形。

Tuesday, 13 December 2011

Made In Dagenham


这群女人在争取什么?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是在争取性别平等,同工同酬。

来自东海岸的手信

虽然我们的Adik angkat kakak angkat游戏早已结束,我的Adik angkat从家乡度假回来,特地给我带来吉兰丹的Keropok和辣椒酱,还有丁加奴的鱼饼,她说这些都是Makanan kampung。

Sunday, 11 December 2011

日子有功


去年二月买了第一双正式的跑步鞋,后来又买了第二双,这是第三双。

这两年来,每个假日早上不是去公园健走,就是去行山,要不然就在住宅区内跑步。体重不再增加,脚跟不再痛,但鞋子也磨薄了两双, 日子有功。

Friday, 9 December 2011

请让我平静吃一餐

在小贩中心用餐不时会碰上兜售东西的人,没兴趣的话只要摇摇头就可以继续用餐,没想到在快餐餐厅用餐也遇上售卖“健康食品”的人。

虽然我们还在用餐,对方老实不客气地坐下来,拿出一本问卷问我们的生活习惯和健康问题,然后介绍他们的营养早餐。

“你们早上匆匆忙忙去上班,一定没时间吃早餐,这是为没时间吃早餐的人准备的营养果汁”。(可是我每天都早起,每天都为孩子及自己准备早餐,吃饱饱才上班。)

“你平时吃什么保健品?”(我什么保健品都没有吃,只吃一般的食物。)

“你们每天吃外面的很不健康,要喝我们的营养水。”(我每天都开伙,只有午餐是在学校吃。)

“你看,这些都是吃了我们的产品成功减肥的人”(我的身边有靠运动成功减肥的例子,何须你的产品?)

上面挂号里的是我心里的话,我没说出口,因为我对她的产品没兴趣。

对方彬彬有礼,我们边吃边听,吃完后对方还未说完,我跟老二一起站起来,“对不起,我们赶着去买东西。”

Thursday, 8 December 2011

一夫五妻

出席课程时,有位主讲者谈到英文中的5 Ws and 1H,他把它改成“1 Husband 5 Wives”,虽然粗俗,还算是有点创意。

再游邦咯岛


百般不愿意之下代替阿一去邦咯岛出席三天的课程,原以为校长们都是道貌岸然的扑克脸空,没想到所有的校长聚在一起的时候跟普通人没什么分别,在巴士上还会唱卡拉OK。

 过了渡轮,有专车载送到Teluk Dalam Resort,渡假村内的工作人员列队唱歌欢迎贵宾。

外表看似甘榜高脚屋,其实里面是设备齐全的套房。


 Teluk Dalam Resort的海滩。

Tuesday, 29 November 2011

勿洞之行2

这次的勿洞之行,听了几位前马共成员讲述他们当年加入马共的前因后果,其中MY的经历让我感触万分。

MY在吉隆坡某独中读书的时代就参加了校内的地下组织,除了勤于“学习”,还积极在各种活动上售卖手工艺品为组织筹款。

她的爸爸见女儿整天往外跑,觉得奇怪,后来经亲戚提醒,他怀疑女儿参加了有关政治的组织,便检查女儿房间的东西。他发现一份女儿写的“检讨”,文中女儿用严厉的口气批评爸爸妈妈的生活习惯,比如喜欢打扮得美美去参加宴会。(这种最平常不过的活动在当时的共产党眼中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腐败活动)

MY的父母读了那份“检讨”,知道了女儿参加地下组织,既生气又伤心,要女儿停止有关活动,要不然就脱离关系。当时血气方刚的MY越是被阻止越是要参加,从此父女俩关系冷谈,甚少交流。

有一天MY的姨丈在车站和其他地方看见MY的相片,也就是说内政部正在通缉MY。MY赶紧联络组织安排她和其他同志逃难,途中避过了几个关卡和警察的检验,转了几趟车北上到吉兰丹Golok,过了马泰边界的Sungai Golok,MY以不舍和复杂的心情回头望一眼对岸的马来西亚,不知这一世还有没有机会再踏入那一片土地。

进入泰国领土后,MY联络上马共后便走入森林,在森林里生活了十一年,在1987年以和平签约的方法走出森林,被泰国政府安排住在友谊村。

过后MY联络上父母,要见面之前MY做好心理准备会被爸爸骂一顿,但做爸爸的一见到女儿即激动得大哭,还把一笔钱塞进女儿手中做生活费。那一次重逢MY才知道当年她出走后,她的爸爸去星马等地到处找她。

MY说她们当年参加活动的理想是要建立一个公平美好的社会,美好的社会应该从家开始,她却为了这个理想伤透家人的心。后来MY当了妈妈后,她才真正体会到做父母太不容易了。

勿洞之行

一进入马泰边界的移民厅,就已踏入泰国之地。

万花园-前马共走出森林之后把森林改成花园兼度假村。

含苞欲放。

风华正茂。

在1930年代至1989年之间,多少血气方刚,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为了理想走入森林。

友谊村内的纪念碑。

纪念碑后面的牌坊。

  参观友谊村的历史纪念馆。

马共当年挖的地道进口,现在已变成友谊村景点之一。

 地道附近餐馆的老板娘当年是马共的歌咏和舞蹈组活跃人物,结账时,老板娘特地为我们唱一首《义勇军进行曲》。

Friday, 25 November 2011

看厌了





为什么男人自毁形象后总把太太摆上台,再演一套浪子回头的陈年戏码?

Sunday, 20 November 2011

《哀悼乳房》

套用西西在序里所说的:这是一本有关乳房,以乳房作为主题的书,但内容可能与你心目中联念、臆测的不同。。。本书所说的,是失去乳房的事,没有哀艳离奇角色与情节。

一般人写病情和医疗过程不免悲情,西西写她抗癌的过程却非常另类,即使有多篇是写有关各类食物营养,各种药物作用和医疗方法,很学术性的资料,却写得生动活泼,文字简洁但信息清楚。假如学校的生物化学物理等课本能写得这么生动有趣的话,我的学生就不会把理科科目视为畏途。

这是西西一九九二年的著作,根据维基资料,西西在2009年写了《缝熊志》,近年喜歡微型屋,並且手製布娃、毛熊等,可见西西二十年前以积极的态度和健康生活方式抗癌是有效的。

老来娇

年纪越大越不甘寂寞,今早参加了IOI Community Run 2011公路赛。之前参加了两次五公里的Fun Run,今天加码至7.7km。

加一点就好了,年纪大了受不了太大的体力消耗。

Friday, 11 November 2011

差距

我喜欢跟我的课外活动秘书NL谈天,听她讲她孩子的趣事,工作上的经历等等,从中可了解许多友族的风俗与生活习惯。

NL有两个男孩,一个五岁,一个二岁,五岁的小男孩已进入幼儿园。NL教下午班,每天上午十一点NL就带着小儿子去幼儿园接大儿子,然后把两个孩子送去保姆家。两个孩子在保姆家吃午餐、洗澡、 玩乐。然后傍晚七点,NL放学后才去把两个孩子带回家。保姆除了照顾NL的孩子也同时照顾另外一家人的三个孩子。

 NL每个月为两个孩子所付的保姆费只不过是三百块,有时候她在学校有活动或开会还把孩子提早送去保姆家,她另外付费给保姆但保姆总不愿接受这额外工钱。我不知道现今华人保姆照顾一个孩子收费多少,但肯定比一百五十块多好几倍。

我所住的地区的巴刹有好几档卖经济面的档口,华人卖的经济面一律是一包RM1.70,还必须用小碗来量过以确保不会多给,面里只有几条豆芽,没有其他配料。但有一档马来人卖的经济面,每包只卖RM1.30,份量很大,里面偶尔还有一点蝦和鸡胸肉,味道也不错,每天早上档口都围满华人顾客,应接不暇。

不管是保姆费还是经济面,为什么一般上华人的收费都比较贵?

Friday, 4 November 2011

临场上阵

阿一将在年尾退休,今早举行退休仪式。州教育局官员、县教育局官员、其他学校校长、家教协会和全体师生皆出席退休仪式。

阿二是退休仪式的筹委会主席,为了筹备这个退休仪式,阿二忙碌了好几个月,却在最重要的一刻病倒了。今早阿二来电说不能出席,可是退休仪式上有个重要的阿二致词怎么办?

筹委会秘书找我代替阿二致词,我说根据礼仪应该由阿三代读,何况阿三是男人比较大胆,马来语是阿三的母语,他也比较熟悉马来人的礼仪,但阿三说最后一分钟没心理准备不愿上台。

由于时间紧逼,我不得不临场上阵,还好阿二有留下讲稿。讲稿一半是马来语,一半是英语,我终于明白阿三不愿上台的原因。

平时我有在周会上致辞,但在众多贵宾的重要场合上致词还是第一次。致词前心跳得不得了,我不断在心里称念菩萨圣号让自己平静下来。轮到我时,我故作镇定,起初还有点忐忑,开始讲话之后,还好一切都很顺利。

过后好几位同事说我今天讲的很好,我说不是我讲的好,是阿二的讲稿写的很感人,我只不过是一个Bidan Terjun。

人生有好多第一次,这个第一次让我心跳一百。

Wednesday, 2 November 2011

方便

马来人喜欢送礼,搞活动请阿一来讲几句话要送礼,各学会年尾请客要送礼,老师们的年终宴会要有door gift。。。

我在马来人占大多数的环境中工作,搞活动时没办法不“入乡随俗”,每回请阿一致开幕词后都必须准备一份小礼物,前人带头这么做了我这个后人没办法不跟从。还好学校有位老师是Tupperware的传销商,通常我给她一个预算,她就会给我准备一份适合的礼物,还替我包好加上彩带,替我省了我很多时间。

有时其他老师有喜事必须送礼又来不及去买,只要找这位同事就可以解决,因为她车上总会有几套多出的Tupperware产品。

不只我喜欢找她解决礼物问题,其他老师需要送礼时也会找她,所以我们在教师节、年终宴会、各部门各学会年终party所送的礼物都是Tupperware产品。累计之下,家里的Tupperware产品也越来越多了。

今天出席了学校资料中心的年终Jamuan,又带回一个Tupperware容器。

Tuesday, 25 October 2011

健身室

老二心血来潮要去club做运动,二十四孝老母当然乐意奉陪。

看见泳池内有几个小男孩在玩得不亦乐乎,令我感触万分。小时候的老大老二假期期间也是几乎每天到泳池报到。有时我们在池里打水球,老大跟我一组,老二跟爸爸一组。老二还被爸爸称为抢球王,抢球时六亲不认。

小时候两兄弟也对健身室内的健身器材很感兴趣,但健身室不允许儿童进入。后来他们长得大一点的时候,偶尔也溜进健身室骑脚车或练他们的武术,但有时还是被管理员请出去。当年有个长得很胖的女管理员最喜欢来健身室巡视,老大老二最不喜欢这个“爱管闲事的肥婆”。

今年老二已满十六岁,有资格用健身室了。我指着健身室墙壁上的通告对老二说,“从现在开始你可以用个痛快。”

Saturday, 22 October 2011

下水

在猪肉档买猪肉,老板娘一边切猪肉一边喊她的朋友,“要就快点来拿,再不来拿我就送给外劳。”

老板娘的朋友在猪肉档后面的一个容器里拿了一些内脏装进袋子里,她一边拿一边转头对我说,“我拿回去给狗吃的。”

吃不吃内脏是个人喜好,她其实没必要对我这个顾客甲解释。

我想起小时候有个亲戚从澳洲回来探亲,婆婆问他在澳洲有没有买些猪肝瘦肉补身。澳洲亲戚说洋人认为动物内脏不卫生,通常都把这些东西丢掉,亲戚这个答复让婆婆深感可惜。

贾平凹在《高老庄》里写高老庄人喜欢吃猪内脏,他们把猪内脏叫“下水”,红白事宴客一定要有下水,没有肉还可以,没有下水就被认为酒席菜不好。

我已经“文明”到不吃动物内脏了,唯一欲罢不能的是胡椒猪肚汤。

Thursday, 13 October 2011

阿拉伯之夜

今年的年尾宴会主题是Arabic Night,选这样的主题是为了迎合某人的意愿。

到底怎么样的服装才符合这样的主题?

有些马来同事买这种Jubah。

我建议应该遮住半张脸才像,可是这样吃东西很麻烦。

一千零一夜里的女主角服装应该是这样的吧?肚脐上是不是应该镶一粒钻石?

还是要像Sex And The City 2的女主角那样打扮得好像在拍《西游记》。

管他什么Arabic Night,我将穿我感觉最舒适的服装去出席。

Sunday, 9 October 2011

游戏之三

持续了几个月的kakak angkat-adik angkat游戏昨天正式结束。在公开身份仪式上,kakak angkat跟adik angkat相认拥抱交换礼物。

我的kakak angkat送我一个玫瑰花篮,打开花篮,又一阵班南叶香味,里面还有一只女装表,太破费了。其实在kakak angkat的身份揭晓之前我已经猜到她是谁,本来我不想提前知道,偏偏有热心人士给我暗示,破坏了游戏规矩。

我的adik angkat送给我四个杯子,刚好适合我们一家四口。多花样的老二提议:一人选一个,大家固定用自己的杯子,哥哥不在家时要把他的杯子扑着放,别人不可用。老二先选青色的,老大选蓝色的,我选红色,剩下黄色的给他们的老爸。老二说,“爸爸不在家,活该没得选。”

Friday, 7 October 2011

壮志未酬

我不是苹果迷,但对于Steve Jobs的去世也深感可惜,因为他享年不过五十六岁。

梅铎八十岁了还在报业叱咤风云,李光耀八十八了还可当新加坡政府资政,马哈迪八十六了还搞风搞雨退而不休。

五十六岁离八十岁还有二十四年,如果Steve Jobs可以多活二十四年,是不是可以让苹果发出更大的光芒?

健康太重要了,纵使你有凌霄壮志,即使你有无限的智力与财富,受到病魔的侵袭还是要提早退下。

Monday, 3 October 2011

老人言

家婆说选长豆时只需看长豆尾,尾巴美身体就美。
 
 家婆种了一辈子的菜,听听老人言应该没错。

Sunday, 2 October 2011

十指蔻丹

龙应台在《目送》中写她母亲患了老人痴呆症,连女儿也认不出。有时为了安抚母亲的情绪,龙应台为她妈妈涂指甲油,因为涂指甲油的时候不能动,所以妈妈的情绪就渐渐平静下来。

今早在巴刹买猪肉,有位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也在选猪肉。她衣着发型都很朴素,十根指甲却留得长长,还涂上了猪肝红的指甲油。老太太已不年轻,指甲却修长整齐美丽,十指蔻丹游走在肥油瘦肉间,还蛮好看的。

老太太也许有个女儿或孙女闲时喜欢为她涂指甲油。

这位老太太应该很幸福。

Saturday, 1 October 2011

考前的祝福

万物皆逃不过成住坏空,地球大概已进入坏的阶段,好像转得越来越快,感觉新的学年才开始不久,现在又进入尾声。

下个星期二中三学生开始考PMR,昨天学校举行Majlis Perestuan,也就是为中三学生做考前激励和祝福的仪式。

先是辅导老师和其他老师的激励演讲,然后是校长致辞,最后所有有教中三的老师在台上排成一排,学生一个个上台跟老师握手,接受老师的祝福。

轮到Fared,一个常常逃学、不做功课、上课睡觉、被老师质问时总是摆起一副放马过来姿势的3G班英雄。我跟他握手,叫他尽力去考。我还加了一句,“Sorry. Cikgu selalu marah.”

他第一次露出抱歉的笑脸,不好意思地说,“Saya memang nakal.”

Friday, 23 September 2011

推动力

平时我做家务是随心所欲,勤劳时做多一点,懒散时就做最基本的。

父母亲要来住几天,所以今天十分勤劳地吸尘、抹地、洗床单、洗窗帘、抹窗、洗抽风机、洗厕所、熨衣服。。。

原本要分好几天才做完的工作今天一天就做完了,人有贱性,没有推动力就不肯动。

我是个不会期待生活中有太多happen的人,偶尔有就当是一项推动力,把不爱动的自己推一推。

Tuesday, 20 September 2011

居不易

我每周去一次霸市购买柴米油盐日常用品和食物,以前每星期消费百多令吉,现在每星期至少消费两百五十令吉。

不是我买的东西增加了,而是百物涨价,不累国变成居不易国了。

首相说马来西亚要在十年内变成高收入国,只怕高收入追不上高物价,到头来还是等于零。

有志竟成

在Youtube上看Tina Turner的演唱会,除了陶醉于摇滚乐天后的歌外,其中一位伴舞者的奔放舞艺也把我深深吸引着。

去谷歌一下,原来这位舞者叫Clare Turton。

Clare两岁时常常跟着父母去舞蹈学院接送学舞蹈的四岁姐姐,耳濡目染之下,Clare也吵着要学舞蹈。后来Clare成功进入舞蹈学院,反而姐姐长大后对舞蹈失去了兴趣而半途退出。

Clare想继续在舞蹈方面发展,学校的辅导老师说跳舞很好,但不能当正业。

Clare不放弃,她跟几个女生组织了一个团队在歌厅唱歌。19岁那年,Clare参加电视台舞蹈选拔赛,在几百名参赛者中,Clare获前十名之内。

接下来她开始在商展上,音乐会上和时装表演节目上跳舞,后来就为巨星们伴舞,如Pink,Take That,Ricky Martin, Cliff Richard, Tina Turner等。

Clare今年已三十多岁,但看起来像个二十出头的大女孩般活力四射,均匀结实的肌肉是在健身室与舞蹈室内长期锻炼出来的,精湛的舞艺是靠平时密集的训练。也因为要巡回表演,她牺牲了与家人相聚的时间,常年像吉普赛人般带着行李到处跑。

成功不是单靠天分和兴趣,还要加上无止境的努力和坚强的意志力。

Monday, 19 September 2011

月光族

PB去年担任跆拳道顾问老师,今年开学后不久被调去另一间学校。离开时不知是因为忘记还是走得匆忙,没有把跆拳道学会的两百多块交出来。

下午班的跆拳道顾问老师打电话联络他,他说有空会来学校把钱交给她。等呀等,没有下文,过后三番四次打电话给他,他再也没有接电话。

下午班顾问老师来找我帮忙,第一次打电话给对方很顺利。我很客气地说找他的原因,然后要他尽快把钱还给跆拳道学会。我说假如不方便来学校,可以把钱转去下午班顾问老师的户口,还给了他户口号码。

接下来又是等呀等,我再次打电话或传短讯,对方完全没有回应,可见我们这些讨债的电话号码都被对方black listed了。

我查一查他的新学校名字,然后再查一查学校所有老师的地址,发觉NA老师的家靠近他的学校。

我找NA老师帮忙,原来NA老师的侄女是该校的学生,哈哈,天网恢恢,看你如何吃掉那两百多块。

我复印了跆拳道学会的账目报告,写了一个字条,还特地盖上我的印章,表示这是公务,不可怠慢,然后托NA转交给她的侄女。

第二天,NA说那位老师要求月尾发薪水了才还钱。

后来我听其他老师说他也欠他们一笔钱,由于数目不大,他们讨了几次不果后便不了了之。这位老师和太太都是大学毕业生,理财能力竟然这么糟, 且看月尾他会不会还钱。

Sunday, 18 September 2011

好日子

早上起来要去行山前先洗一个澡,行山回来后,又彻底地从头洗到脚。

煮好午餐,打扫了屋子,汗流浃背了,再洗一个澡。

吃过晚餐,洗第四次澡。

张曼娟说:只要是可以洗澡的日子,都是好日子。

那我的日子过得太好了。

去河内旅行的第一天,我们下机后就在河内市区自由行。河内街道狭窄,满街的摩托车和酷热的天气,让我们热得挥汗如雨。当晚带着疲劳又肮脏的身体在火车上过夜,第二天到了沙坝后才有机会洗澡,度过了二十四小时没有洗澡的经历。

这只不过是小儿科,那些去蒙古自助旅行的背包友好几天都没机会洗澡呢,即使大小解也必须在天地之间进行,真不简单。

美不美?

小甜甜的大眼睛占了脸孔面积的三分之一?美不美?

在漫画上看起来很美,在现实生活中有人有双这么大的眼睛可能会把你吓到说不出话来。

今天在报上看见一张美女的相片,眼睛大得跟脸孔不成比例,很明显看出相片是经过电脑加工,虽然没有小甜甜的眼睛那么大,但还是大得令人吃惊,弄巧反拙。

Wednesday, 7 September 2011

母子对话18

要飞去河内那天,在机场排队等候寄送行李,我漫无目的地东张西望。

“妈妈,你在看什么?”

“看帅哥!”

“你已经有爸爸liao,不要再看别人!”

“我看看有没有人比我的儿子帅,不可以么?”

Tuesday, 6 September 2011

沙坝

沙坝是越南北部的度假好地方,距离河内380公里,我们一家第一次在软卧厢房火车里过夜。

 一到旅馆就有一群少数民族涌上来兜售手工艺品。

 去参观Cat Cat Village,随处见到母猪带小猪满村走。老二说,“没看过猪走路的人快来看!”

 Cat Cat Village

 9月2号是越南国庆日,9月1号傍晚看见沙坝市区学生在彩排国庆游行。

在沙坝第二天的节目是参观另外三个村落,在一群少数民族前呼后拥之下启程,我们好像变成红楼梦里的情节:每一个主角后面都跟着一条长尾巴。

半山休息站,有几个小妈妈在哺乳,她们的年龄跟我的学生不相上下。孩子喝饱了就背在背上,会走动的孩子都没穿裤子随地爬随地走。

 继续走,少数民族们一路“护航”。

沿途又随手采集一些天然原料编制简单手工送给我们。我们走了两个半小时,他们也跟了两个半小时,最后我们于心不忍,跟她们买了一些手工艺品。她们满足了,也饿了,各自回家吃午餐,这时候我们总算割去了长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