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June 2010

支持

一进入办公室,就听见书记很心痛地说,“Jepun dah kalah, kalah pada penalti, sayanglah!”

我问她,“You sokong Jepun?”

她说她支持亚洲队,不管是日本或韩国,她都支持。

那么现在日韩都输了,你支持谁?

她说,“Tengoklah, tengok mana satu kita suka, kita sokonglah!”

上回奥运会期间,我看本地电视台转播的比赛,发觉电台的友族体育节目主持人也一样,很自然地支持中国,韩国、日本或其他亚洲国家,为他们呐喊喝采。

我也一样,有自己的国家参赛时,当然先支持自己的国家,没有的话,就会支持其他亚洲国家,这是自然现象。

Monday, 28 June 2010

也来谈世界杯

第一次听说世界杯是小学时候,那是1974年西德举办的世界杯,有位姓卢的老师很喜欢体育,那段日子每天上课都听他谈世界杯。

1982年我念中六,跟一位女同学在一个小镇租房子,附近有一群同班男同学跟我们一起由我的屋主包伙食。那一年的世界杯在西班牙举行,屋主晚上一人看球觉得不过瘾,便约那一群男生晚上过来一起看。我们租的房子是板屋,房间跟客厅只是一板之隔,所以那段日子我们两位女生睡到半夜常常被那些男生的叫声喝彩声吵醒。

1986年的世界杯,马拉多纳在Quarter-final和半决赛中皆一人独进二球。当时有位大学朋友第三年了还未有女朋友,他很无奈地跟老公(当时是男朋友)说,“3比0了。”不久后他很快追到一位第二年的女生,老公遇见他时,称他为马拉多纳,因为3比2了。

2006年的世界杯,我第一次跟老公去嘛嘛档看了一场球赛,那间嘛嘛档在世界杯之前开始营业,世界杯期间场场爆满,座无虚设。世界杯过后门可罗雀,最后关门大吉。

昨晚老公约我去嘛嘛档看德国对英国,我对足球没有研究,陪他去看只为了感染气氛,看看人们对足球有多疯狂。

别人谈世界杯,我跟往事干杯。

Thursday, 24 June 2010

应是绿肥红瘦

校园里的森林之火被白蚂蚁侵袭,满身都是“火车路”,叶子也几乎落光了。

还未被白蚁侵袭的部分,到了开花季节,依旧开满红花,绽放余辉。

Friday, 18 June 2010

Rain, rain, go away


换好全副武装要去健走,天空忽然下起细雨,小雨来的不是时候。

放假两个星期,我一天也没有偷懒,每天早上都去健走至少一个小时。

老公健走后体重减了14kg,我却半kg都没有减少,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Rain, rain, go away, 雨快点停!

让我去甩油,即使0.01kg也好。

Wednesday, 16 June 2010

大日子

小时候过大日子是很隆重的,大人忙杀鸡拜神,忙煮一桌子的菜,小孩子忙拿菜篮去杂货店买冰块买汽水。

有了自己的家庭后,反而一切从简。

完全不庆祝大日子又不好,将来孩子对大日子将没有任何记忆和感觉。
 
所以每个大日子我们都 简单庆祝,平时我几乎餐餐开伙,大日子反而特别轻松,因为每个大日子都同样一份菜单:煲一锅汤,洗一大盘的生菜,然后等老公买一只烧鸭回来就可以开伙了。

平时一家四口作息时间不同,大日子反而让大家放下一切活动,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谈的也特别多。

Friday, 11 June 2010

快乐乐龄

公园里每个星期五都有一群乐龄人士在唱歌,新年期间,她们唱《迎春花》,《大地回春》。

圣诞节将近,她们唱《铃儿响叮当》。

卫塞节时,她们唱《三宝歌》。

今天我听见她们唱《美酒加咖啡》,《情人的眼泪》。还有几天就是端午节,为什么她们不唱邓丽君的《烧肉粽》呢?

Thursday, 10 June 2010

角色对换

放假前跟两个孩子说:妈妈6月10号要考试,万一妈妈忘记了,请你们到时提醒妈妈。

老大听后马上拿出手机写了一个reminder,过后就三五不时提醒我,他知道他老妈越老越善忘。

今早出门前把老二叫醒,他带着朦松的双眼,一手提着毛巾准备去洗澡,一手拍拍我的肩膀说:“考试加油har!”

哈哈,我的孩子,这不是我平常爱说的话吗?今天轮到你提醒妈妈加油了。

Tuesday, 8 June 2010

考运气

明知道不想读,还是带了几本书回来自我安慰。

意思意思翻了一下,都是又冷又硬啃不下的骨头,原本这几天应该读考试范围的书,最后变成读王鼎钧的《葡萄熟了》。

很佩服有了家庭还可以继续学业的人, 我连考PTK都提不起劲。

看来今年又要靠common sense和运气了。

Wednesday, 2 June 2010

进步

我从来没有要求老公做家务,因为我始终觉得人各有所长,有些事情老公很在行,有些事情我做得比较好,所以我们家是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各事其司,无需勉强。

每天早上我去上课之前,会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洗,放学回来后才拿出去晒。今年开始,老公突然主动帮我晒衣。

刚开始时,我每天放学回来看见衣架上晒着的衣服都忍不住偷笑,因为有些长裤裤管一只在外,一只在内,有些衣服晒成一团,有些衣服一边衣袖塞在衣服里。

我偷偷地笑,但从来没有批评他晒得不好,这样的老婆不错吧?

经过几个月的实习,现在老公晒的衣服不再有上述技术错误,每一件衣裤都尽情伸展,不再缺一个裤管或一边衣袖,不再有成团的不明物体,有时我甚至分不出哪一些是我前晚晒的,哪一些是当天早上他晒的,日子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