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 October 2008

菜粄


这是河婆、陆丰与海丰人喜欢吃的菜粄,‘粄’与‘板’同音,河婆海陆丰人把糕叫成粄。

老公说他小时候常常开陆丰人的玩笑,当他们说吃粄,他就问他们需要不需要锯子,结果他长大后竟然找个陆丰人做妻子,不知是不是报应。

老公和老大很喜欢吃这种菜粄,昨天回去家乡,妈妈定了六十个,老大一口气吃了十一个,过后又吃了八个,六十个菜粄被他吃了三分之一,简直到了超爱的程度。

菜粄外皮是用粘米粉煮成,内陷有蒜、豆腐和虾米,有些人有放一点肉碎,有些人不喜欢蒜的味道,便以沙葛代之,除此之外,还可以放韭菜。以前人们都喜欢在外皮加一点点红色颜料,红加白变成粉红色。现在的人开始注重健康,尽量少用色料,可是整片白白的又嫌单调,便在中间点一个红点,聊胜于无。

这种菜粄的制作相当多工,先要把所有的菜洗净切细再炒熟,然后煮米浆搓成团,过后一粒粒捏成薄皮包馅,最后才隔水蒸熟,我小时候婆婆还是用米磨成米浆来做的。以前妈妈很会做这种菜粄,现在年纪大了,再也没有体力制作这么大工程的糕。买来的菜粄皮做得很厚,馅料也比较少,没有妈妈以前做的好吃,但也可以过过瘾。

16 comments:

feiyifan said...

我一家人的最爱。看我家婆做就挺容易的。

Ying Pang, said...

我的最爱!!因为我也是陆丰人:-))现在有很多人做的都不好吃,皮太薄,馅料又不是我们小时候吃的那种....唉...还是我婆婆做的最好吃....看到choi ban就想到我婆婆....

munwey said...

嗨,我今天才吃来呢。还是第一次吃,味道不错呢!我喜欢吃里面有蒜的。

键轩惠馆 said...

那么老师看见儿子喜欢吃,是否有冲动学上手呢?嘻!

koon said...

我在古来吃过粉红色黄色的。馅料有咸菜豆腐肉碎。我觉得这是人间美食。在吉隆坡,我从没看过。倒是有很多澄面粉做的水晶糕,陷料有沙葛的那种。我也喜欢吃。吃时有一种没鱼虾也好的感觉。

simple woman said...

feyifan,
哦,你的家婆会做,你们一家有口福了,快点学吧,这种糕不是每一个地区都有卖。

ying pang,
你也是陆丰人!要找到同是陆丰人不容易呢。别人说天上雷公,地上海陆丰,有听过吗?我说话却不大声,相信你也一样。

munwey,
我在新加坡的亲戚常常去柔佛买菜粄。

键轩惠馆,
我没有本事学做这种糕,太复杂的东西我学不来,挤不出时间。

koon,
我从小就吃这种糕,却还没有吃过包咸菜豆腐肉碎的,想象中应该很好吃,人间美食。

Ohbin said...

呵呵,这么巧,我刚刚去家乡巴刹买早餐,那个卖糕的aunty也是一直叫我买这个糕。 我一看到的的照片心里就想,哎!和我刚刚看的一样。 再看下去,真的是在家乡买的。 不知道是同一档吗?呵呵

simple woman said...

ohbin,
你还在家乡?我刚刚打电话回去问,我妈妈说家乡巴刹有几档卖这种糕,但都是来自同一个人的,我妈妈也是向那个妇女定的。

koon,
刚才我打电话回家也顺便问问我妈妈,有没有吃过包咸菜豆腐肉碎的菜粄,她说有,而且还做过,是我没印象。

koon said...

simple woamn,
那个好吃,很好吃。我印象中这个好像没沾什么酱料吃的。对吗?这个我自十几年前吃到现在都还们吃过。你的让我看了口水一直往嘴里吞!

我妈常说海陆丰人,海陆丰人,原来有典故的。。

simple woman said...

koon,
对,这种糕不必沾什么酱料,有些人以为这种糕跟另一种用薯粉和沙葛做的笋粄一样,其实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食物。
一般人统称海陆丰,其实海丰与陆丰接近但语音还是有分别。在中国也属于两个不同的地区。

小頑童 said...

粄好像就是客家的形容詞...我們也是用粄的...炸香蕉叫炸蕉粄哈哈哈...不會的人還以為是腳板... :P

simple woman said...

小顽童,
还有面粄、甜粄、桃粄、粗叶粄。。。

yoyo said...

這我也喜歡吃!!^_^/

长竹 said...

这不是菜馈吗?也有点像水饺。

Ying Pang, said...

人家笑我们是海路空!!! 我是陆丰人,你呢? 我讲话也没酱大声,除了教书和骂学生, 呵呵:-))

simple woman said...

长竹,
不同方言有不同叫法,客家人都叫菜粄,不知跟你说的一样吗?

ying pang,
我也是陆丰人,讲话很斯文的(哈哈,自己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