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8 January 2015

多年后才知道结局

在电视上看到这套电影的广告,似曾相识,上网找一找,果然是多年前看过前半段却不知戏名的电影。

那是2009年年尾,每个人都忙着渡假的时候我百般无奈地去邦咯岛出席课程。在巴士上带队的县教育局官员选了这部电影在巴士上放映,内容讲述玛雅人捉了一群少数民族百般折磨跋涉山水把他们带到玛雅人部落去,被俘者不管男女一律全身被涂上蓝色颜料,男的在祭祀仪式上被送上金字塔砍头供奉神明,女的被送去当奴隶。

整部戏充满血腥暴力,我不喜欢这类电影但掩耳闭眼都逃不掉电影画面。当男主角一班人排队上断头台的时候,我的同伴忍不住站起来走向前啪一声把DVD关掉,一边走回座位一边说,“Life is already suffering, why we make ourselves suffer here?"

留下目瞪口呆的官员和司机。

我那勇敢的同伴把我们从血腥暴力中救起,但至今有些情节我想忘记却印象深刻,其中一幕是男主角排队上断头台的时候碰见被玛雅人捉去当奴隶的母亲,母子相见不能相认,母亲只敢轻轻抚摸一下孩子的胸膛。

即使过了几年,每回雨后去行山或去Tesco地下停车场看见来往车子造成地上水迹成河,总会想起这部电影中祭祀仪式上一颗颗被砍的头颅从金字塔上滚下来,梯级上“蓝流成河”。

隔了几年才在网上延续故事情节,原来一场日蚀让男主角从断头台上逃过一劫,假如当年我的同伴没有把DVD关掉,我看了算是好的结局,也许就不会念念不忘那恐怖的“蓝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