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February 2009

乡亲乡情

早上去巴刹买菜买早餐,经过一个中国小贩卖衣服的摊子,听到两个妇女顾客一边用华语跟中国小贩讨价还价,一边用潮州话加插一两句:“ka ki nang,ka ki nang。。。。”

既然大家的祖宗可能来自同一个地方,原乡情浓,中国小贩应该会卖那两个妇女的帐吧。

这种乡亲乡情现在还可以派上用场,下一代可能用不通了,我们的下一代还有多少个会说方言?老大小时候来得及跟他的曾祖母学讲客家话,常被他的曾祖母昵称‘客家仔’。老二还未学会客家话,曾祖母却去世了,所以家婆的孙子群中只有老大会说客家话。

方言将逐渐被淘汰,所有的籍贯组织将走向没落。福建会馆、客属公会等等将来可能变成历史名词,这是无可奈何的趋势。

13 comments:

Jean said...

孩子的爸也不会客话吗?如果可以,真的应该让孩子学习一些自己的方言。

simple woman said...

会,只不过都跟孩子讲华语。

杨 霓 said...

我老公也懊恼不会海南话,因他小时,没人和他讲,害到现在想跟孩子讲都不会!
嘿嘿。。我孩子会的潮洲话还蛮多的哦!

~小女人~ said...

我的case和你一样,老公会讲客话,我不会奖客话,我和老公讲广东话,我们和孩子讲华语。呵呵。。

黛丝 said...

我的孩子讲广东话!
唯一的方言!

薰衣草夫人 said...

其实华人很多传统文化巳渐渐沒落,有沒有发现我们的农历新年过得越来越简单和简化?

长竹 said...

做年期间,有亲戚感到很好奇,怎么我的四个孩子都不大会说福州话(我是福州人)及福建话(先生是厦门人)。哈哈!是家庭背景的关系!我们作父母的在家时,都是用华语沟通。连家婆也是。

simple woman said...

杨霓,
我老公的妹夫是海南人,他们的孩子只会讲两句海南话,就是jiaboi和untu,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小女人~,
我们两夫妻都是客家人,但一家四口都说华语。

黛丝,
我有亲戚已移民去澳洲多年,为了不让孩子失根,他们跟孩子说方言,我觉得有趣,在根这个课题上,他们选的是方言,不是华语。

simple woman said...

薰衣草夫人,
新年期间我也曾问自己,将来父母离世后,我们还会回乡过年吗?抑或在自己的家过年?假如在自己的家过年的话,相信我的新年跟平时的假日没两样。
我们小时候过年很麻烦的,就举一个例子,过年的其中一样必须任务就是把碗橱里所有的碗搬出来洗,然后洗碗橱,然后又把所有的碗放回碗橱里,下一年新年又重复,唉,还好现在过年简单多了。

长竹,
我的情形也一样,我的父母及老公的父母都跟孙子讲华语,整个大趋势是很自然的变成这样,方言将逐渐被淘汰。

花木兰 said...

我惭愧。。我的孩子也不会说。

simple woman said...

花木兰,
不要紧,很正常。

yeelee said...

小女人,我会说潮州话。我去巴刹的时候若是知道挡口的老板是潮州人,我一定秀我的潮州话,双方感觉亲切,讨价还价也比较稳当。
哈哈哈。

孩子我教她简单的福建方言,如pang sai, pi sai, pang pui, chiak bui, ho chiak bo 之类的。:P

simple woman said...

将来在马来西亚还稍微保留的方言应该是槟城的福建话吧,槟城是个福建岛,人们开口闭口就是福建话,妍学来也不错,多一个语言,多一种方便。

我当年在一个福建人居多的小镇念中六,大学在福建岛,毕业后第一份教职在福建人居多的巴生,然后又被调去彭亨某个福建小镇,虽然在福建人的地方总共呆了八年,始终没学会福建话,可能是我没有语言天分,更可能是因为我金口难开,少跟人家交流,所以失去学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