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September 2009

S先生

S先生是我们家教协会主席,他担任这个职位已十多年,虽然没有什么特别成就,但因为是好人一个,也就是说不太干涉校政,对家教协会的钱财不会捉得太紧,校长需要家教协会拨款时从来不会拒绝,(其实是没办法拒绝),所以历任校长都愿意保留这样的主席。

其实S先生是很关心学校的,他写信去要求县议会来学校修树,联络政治人物来学校参加活动兼拨款,联络JKR来学校铺路。他也喜欢讲话,在学校活动受邀致辞时总是长篇大论,可惜演讲技巧不好,每次都是台上台下各有各讲。

最近几年的活动上,S先生的讲词简短许多,因为好几次在他上台前,阿一很不客气地提醒他不要讲太久。

今年S先生健康大不如前,进进出出医院好几次,学校好多老师都有去探望他。

昨天突然接到电话说S先生进了ICU,这时候阿一才说要去探望S先生,她说,“不然人家会说我完全没有去看他。”

今天早上我到了办公室顺口问书记S先生怎样了,她说,“没有了,昨天下午去世,已埋葬了!”

才五十多岁就走完人生路,生命实在太短暂。

每一年的农历新年和教师节都收到他的祝贺短讯,最后一次接到他的短讯是在前两个月,他传来一个短讯来说某某州议员不能出席我们的Hari Kokurikulum,希望我跟校长商量找其他人做贵宾。

故人已乘黄鹤去,要把手机通讯录中S先生的名字delete掉了。

4 comments:

黛丝 said...

人走了,茶也凉了。。。
所以,趁热把一杯好茶喝完,那也算不辜负,浪费那杯热茶。

simple woman said...

黛丝,
喝了,热在心头。

验光师 said...

我初次来访!

人,有时太化学了。。。

simple woman said...

验光师,
欢迎,去看了你的博客,得到很多关于眼镜的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