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7 April 2008

小别

老大念一年级时,我曾被派去波德申出席一星期的课程。启程前的一两天,老大特地在休息节时快快把食物吃完,然后去贩卖部排队买了一支红色圆珠笔给我。为什么无端端送红笔?因为我生日时他没有送礼物感到抱歉,所以在我去出席课程之前补送,其实当时我的生日早已过了几个月。

还记得我要去波德申的那天中午,我特地送他去上学,他在车后环抱着我,一边流泪一边亲我的脸。过后的每天晚上他睡前都流泪。

后来在老大念四年级时,我又一次要出席一个三四天的课程,要开车之前,老大替我把行李提上车,我看见他偷偷擦眼泪。

前天开车前,又是老大替我把行李拿上车。他已长大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我只不过离家八天,不过还是看得出感情丰富的他有点依依不舍。希望他们乘这个星期学习如何照顾自己。

5 comments:

墮天使-祥 said...

好黏的老大。

我想他再長大一些,應該會更加自立的。

heimama said...

哎呀,看到这样的情景,我想,如果是我,流泪的是我啊~~

LeMontEA said...

念大学時,媽媽到泰国游玩幾天。那時課業忙,我也一直咾叨她。希望她平安回来。

不知道為什麼聴到她的声音,我哭了。

~小女人~ said...

前阵子,老公回乡扫墓,凌晨他搭taxi去机场时,大小姐也哭了。 老公上了taxi,她才边哭边说: daddy, bye-bye。

simple woman said...

一切都是因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