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8 September 2008

曾经闯了一个大祸

说起童年,总忘不了自己曾经闯的一个大祸。

那一年我大概是念小学一二年级,我的邻居住家外面常年放着两架较压橡胶片的工具。有一天,我看见隔壁家与我同年的小女孩正在玩其中一架较压机,我感觉好奇,便走前去看她搞什么。原来她正在尝试把一小块‘胶屎’塞进去较压机里,想要把厚厚的‘胶屎’压成薄片。

那块‘胶屎’那么厚,当然是塞不进较压机啦,邻家女孩又换花样,这一回她把左手手掌放在较压机上,右手慢慢去转动旁边的把手。较压机转动的时候,她的左手慢慢往下退,较压机就自然夹不到她的手。她很神气的对我说:‘你看,夹不到我的手。’

要命的是她接下来的那句话:‘不信啊?你试一下!’

幼稚的我,真的去转动旁边的把手。刹那间,一声尖叫,她的左手手指已经夹在较压机里了,我赶快把把手向后转一点,让她拉出手指,她大哭大喊奔回家。我吓得脸青唇白,不敢回家,也不敢呆在那儿。

当时妈妈和姑姑在村子里租了一间小店开裁缝所,每天傍晚晚餐时间姐姐和我必须轮流去看店,以便妈妈和姑姑可以回去吃晚餐。当天原本是轮到姐姐看店,我走投无路,只好去店里跟姐姐说,今天我看店,请她回家。平时看店总是你推我我推你,今天我突然变得那么殷勤,姐姐也觉得奇怪,不过还是很开心地回去了,留下我神不守舍地在店里等那‘最后的审判’。

感觉过了好久,姐姐回到店里叫我回家,她说:‘全部人都知道了,爸爸妈妈叫你回去。’

我带着懊恼、害怕、担忧、伤心和自责的心情回家,家人都在等着我,父母亲问我事件发生的经过。出乎意料之外,他们没有责备我,只叫我以后不可以玩这么危险的东西,我当时没有因为逃过责备而高兴,反而拼命忍住眼泪。

第二天早上要上学前,我在门口遇见邻家女孩,我看见她的几根手指包着纱布,她喊我,叫我不要怕,她说:‘我妈妈不会骂你的。’

过了几个星期,她的手指拆了胶布后,我看见她的左手中间三根手指有点畸形。

我们小学同班六年,中学同班两年,长大后,她的手指已经恢复很多,但两手比一比,还是很明显的不同。如今她已经是五个孩子的母亲,有时回去家乡遇见她,我们隔着篱笆聊天,谈孩子,谈工作。

12 comments:

老查某 said...

你一定很内疚吧?

koon said...

那个地方我从来就不敢去,除了大人禁止,臭也是一个因素。不幸中的大幸是那样并没有斩断你们的友谊。祝你们友谊永固啊!

杨 霓 said...

我有一个好朋友的弟弟也是被搅肉机搅断两根手指,被逼用左手,他爸爸内疚到半死,因他们自小就得帮忙做包。

你这一篇也很真,很感人。

simple woman said...

老查某,
对,很内疚,我父母也感觉抱歉,第一时间就过去探望。

koon,
小学和中学时期,我们比较亲近。中学毕业后,我继续升学,这位邻家女孩则工作结婚生子,比我快很多,所以一口气生了五个,也很幸福。现在我们两人都没有住在家乡,只有在各自回娘家时才偶尔遇见。时间和空间使我们比以前生疏了,这是自然现象吧。

杨霓,
以前的父母每天忙生活,孩子都天生天养,自己上学放学,放学后就全村跑,能够安全长大真的是幸运。

天天天蓝 said...

我也做过这样的事,而且是我妹妹!每次看到她有点‘难看’的手指真的有点愧疚!

tumi said...

但是,但是,我们小时候都被较过啊。好像都没事,只是痛一下而已。手指头看起来会比较扁啦。哈哈。较压机好像有两种,一种滑面的,另一种有条纹的。是吗?有点模糊了,实在是年代太久远了。我的记忆是在六十年代的。你们的年代怎么还有这种东西?

Ohbin said...

幸好只是变形没有断。 我的弟弟还用过锄头锄过我的脚呢。哈哈哈

simple woman said...

天天天蓝,
希望妹妹会原谅姐姐的无心之过。

tumi,
较压机一边有齿轮,可以调整夹缝的大小。有些细心的大人怕小孩去玩,用了之后会把夹缝调到最大。你玩的应该是已经调整了的。较压机的确有表面平滑和有斜纹的两种,你还记得很清楚。现在这些东西已成了历史文物。
我的童年跨越六十至七十年代,我已经坐四望五,比你小一点而已。

ohbin,
我的弟弟小时候有一次蹲着看别人砍香蕉树,结果别人不小心砍到他的膝盖,还好没有砍断,因为那人用的parang不很锋利。以前的孩子自由在外面玩,许多玩意其实是相当危险的,比如去河边玩水,走偏僻小路去上学等等,能够安全长大,真的是福大命大。
在我上一篇的留言中,我引述你的童年趣事,希望你不介意。

Ohbin said...

哎哟,不会不会。。。。呵呵!你的记忆力真好。

simple woman said...

ohbin,
对那篇印象深刻,因为你写的东西很有趣。

小雪 said...

最怕的就是做錯事后的那種感覺了,比被打罵還要難受.

simple woman said...

小雪,
欢迎。
其实做错事后的懊恼比皮肉的惩罚更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