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6 April 2009

极端分子

运动会那天,学校的几个学会为了筹款便在运动场旁义卖,其中Interact Club卖的是咖哩卜和饮料。

有个马来老师还未问清楚咖哩卜的来源,便径自跟卖咖哩卜的印度女生说:“你不可以把咖哩卜卖给马来学生,因为你们的咖哩卜不Halal!”

Interact Club的顾问老师说他们的咖哩卜是素的,是向校门口印度小贩定的。她生气的是该马来老师从头到尾没问过这些咖哩卜的来源,只看见售卖的学生是印度人便一口咬定那些咖哩卜不Halal。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几乎全部非回教徒老师听了这个消息后都特地去捧场,转眼间Interact Club 的咖哩卜便卖完了。

Interact Club 每年都很积极筹款,所筹得的款项都捐给校内各族单亲学生,其中受惠者巫裔生占大多数。为什么那位老师没有叫那些学生不要接受这些钱,因为这些钱是卖不Halal的食物赚来的?

10 comments:

双喜妈妈 said...

呵呵……我还有个常常盘旋在脑海的疑问,每当我们买non-halal东西时,比如红烧猪肉的罐头,给钱的时候出纳员刚好是马来同胞,她们就用塑胶袋套手拿罐头扫描,可是……钱呢?比如钞票啊银角啊,他们又没有担心过那些钱曾经经过猪肉贩的手吗?

simple woman said...

所以说万法唯心。
我小时还有看见马来同胞在华人开的咖啡店喝茶,现在不可能再看到这种情况了。

yoyo said...

哈哈。。。我曾经也是interactor...^^v
我们马来西亚的“马”就是最特别滴。。。。

yoyo said...

有些啦。。我有马来朋友都有和我在华人大排档吃东西。。。

simple woman said...

yoyo,
要求食物halal是回教徒的权利,但她应该先问清楚食物来源。

Calven said...

一种米养百种人,每个种族都会有个别的极端份子。但是哪个身为老师的也那么头脑古板,不分青红皂白的,实在是错误的示范~

幸好我所认识的马来同胞不会过渡的思想封闭,很多时候我们大家还一起吃东西。

simple woman said...

欢迎。
很同意这句话:每个种族都会有各别的极端份子。

长竹 said...

我们餐厅在往年里,如果遇到有西马来的马来同胞,他们一定要求我们另请包头的马来女同胞来煮食物。本地的情形就没有这么严格。所以我就猜想西马的马来同胞应该是很严格的。是不是有这样的说法?

Yossi Candice Huth said...

期待着新首相所谓的1Malaysia。。。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接受这种想法。。

simple woman said...

长竹,
我的东马的朋友也这样说,其实早期的西马也一样,直到八十年代他们开始kegiatan dakwah后才改变。

Yossi Candice Huth,
我对巫统或新首相没有任何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