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March 2009

落叶不再

重重叠叠上瑶台,几度呼童扫不开,
刚被太阳收拾去,却叫明月送将来。

苏轼的烦恼是扫不掉的花影,我的烦恼是对面吹来的落叶,从今天开始应该烦恼不再。

今天下午一场暴风雨把对面邻居的树吹倒了。对不起,我不是幸灾乐祸。我喜欢树,但希望邻居下次不再种这种树,因为这种树的叶子只有10仙银币大小,而且生命苦短,一天里面掉下很多很多的黄叶,细小又轻盈的黄叶全都吹进我们家,不关门的话,还会吹到客厅里。每天放学回家停车间总是黄叶满地,扫干净不到半小时又恢复原状。

希望邻居再种新树时,选择叶子大片的总类,落叶掉在树下自然腐化,尘归尘,土归土,干净利落,也减少我这懒人的工作。

4 comments:

Diary of Mimi-Dada said...

如果我是你的邻居,你就没有烦恼了。
我只喜欢种美美的花花儿,嗯,暂时应该不会喜欢种树吧?!

simple woman said...

种树的好处是环境比较阴凉,再加上花花草草就太好了。

杉叶 said...

这阵子我想起来了,我家大姐的课本有这个。我小时候背过。

simple woman said...

衫叶,
我开心得太早,对面邻居又种了新的一棵同类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