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0 March 2009

幼儿园

姐姐六岁那一年,妈妈突然觉得应该送我们去幼儿园,当时已开学半年多。胆小的姐姐不敢去,妈妈便叫我这个顽皮妹妹陪姐姐一起去,就这样我因此有机会过了几个月的幼儿园生活。

第一天上学老师问我们两会不会唱歌,我很‘八’的说我会。老师叫我上台去唱,还教我要唱之前要向大家鞠躬。我照做了,然后开口唱,“客人来,看爸爸。。。”

当天回到家,又依样画葫芦地表演一次给家人看,当然唱前还煞有其事地先鞠一个躬。

上体育课时,老师说小朋友们跑一圈,我就跟着大家跑。老师说大家单脚跳,我不会跳,我只会继续跑。

考试时,我不知什么是考试,老师要我们把书包放在两张桌子之间,防止我们偷看。我不懂什么是考试规则,硬是要去问姐姐怎么做答,被老师阻止时我就哭。姐姐没办法,伸出手指教我多少加多少等于多少。后来成绩公布后,姐姐考第三名,奖品是一只比人还高的吹气Bunny,姐姐害羞不敢拿回家,我很神气地帮她把Bunny抱回家。

我努力去回忆这段短暂的幼儿园生活,所记得的就这是这些。

12 comments:

Towards healthy and leisure life~! said...

幼稚园的生活可以说是人生中最天真,无邪,没烦脑的一段。。。

键轩惠馆 said...

我没上过幼稚园~

simple woman said...

Towards healthy and leisure life,
好长的名字!
欢迎你。
当时也有当时的烦恼,比如说不知什么是考试却要去考。

键轩惠馆,
我们迟进,就只上了三个多月。

Alice Chong said...

小小年纪的你,胆粗粗呢!!!

你大姐现在还是一样害羞吗???

杨 霓 said...

我跟小弟很幸运的有读幼儿园,而且还是名校呢!

很多时候,很多人会认为我很大胆,其实我到今天都很怕上台,抽到礼物我都不敢上台呢!还祈求不要给我抽到奖哦!你说我这个人怪吗?

simple woman said...

alice,
我们长大后正好相反,我五音不全,不会唱歌也不敢上台唱歌。姐姐是小学老师,不时要教学生唱歌,也学过音乐,所以唱得不错。

杨霓,
工作上的需要,有时不得不上台讲话,通常我是开门见山,三言两语就把话说完。不过抽到幸运奖的话,我是不介意上台的。

黛丝 said...

让我也想想我的幼儿园/幼稚园时刻。。。

koon said...

我念一年的幼儿园。我们那一届是园丘里的第一届学生,人数也大约有十几个。我妈为了我头一年上课而自制了一个红布袋子。我记得园里一个叫吴基苻的男同学,他是丘里财政的儿子,自信心爆的很。他不止嘲笑我的红布袋,连我每次在黑板做错习题时,他也笑得特别大声,当时我恨他个半死。

我对幼儿园的事情记得很清楚。我的幼儿园老师,张素月老师曾经用脚车载过我到丘里的诊所看医生。后来我观察,到她走时,我是她唯一载过的学生。她在园里的这上半年,我感觉很快乐,因为她温柔,她善良。

在幼儿园时,我还和一位颜姓女同学争阿一阿二,一直争到小学去。在丘里,这起事件还算蛮轰动的。颜同学的爸爸是有识之人,还是丘里小学的家协主席,孩子个个都品学兼优。我只是一个胶工妈妈,好赌爸爸的孩子,能够在嘻哈玩乐中储藏能量偶尔击败人人眼中必胜的‘敌人’,确实有点令人感到意外的。

幼儿园时,已经让我大概看到一点真实的人性了。

yeelee said...

我只记得我上幼一的时候给人取肥妹的外号。那时候真的很肥很壮。
我念的是佛学院幼稚园,好像每天都得唱佛曲。到现在我仍然记得怎么唱三宝歌。我的先生很惊讶我竟然会唱,想必是儿时记忆根深蒂固了。

杉叶 said...

我没机会上幼稚园,很羡慕那些上过的朋友很勇敢自信的表达自己。
我到少年时代,还是有表达的问题。情绪常常通过书写释放出来。
成长后发现,这或许是因为爸爸常年在外工作,没陪我们一起成长的关系。

simple woman said...

黛丝,
你是天之娇女,幼儿园生活应该很多姿多彩,想到了就说来听听。

koon,
你还好吧?好像好久没有露面了。
看了你写的,我想到鲁冰花里的阿明和董事长的儿子的故事
还有你的往事也给我一个启示:老师对孩子的影响很大,老师的言行影响学生的情绪,一点点的关怀留给孩子多么深刻的印象。

simple woman said...

yeelee,
你现在这么苗条,很难把你跟肥妹这个称呼联想在一起,妍可能像小时候的你,抑或像现在的大太阳?

衫叶,
我也不善辞令,这也许是受成长环境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