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March 2009

《金盘街》


那是六十年代的香港,来自内地的移民越来越多,挤在香港这个小岛。

我们这里的人买不起房子,至少还可以租屋或租房。六十年代的香港人租的是床位,一家三口和简单家具挤在八百方尺的空间,做饭吃饭都在‘骑楼’进行。

我们小时候有些地区没有自来水供应,至少村里还有水井,二十四小时任你挑。六十年代的香港,水是限时供应的,百多人共用一个水龙头,每家只能分到一两桶水。这两桶水供一天的饮用,洗涤。洗澡就不必了,因为组床位的居民没有浴室,只能轮流拉上布帘抹身。

我们小时候虽然不富有,但天大地大任我行。六十年代的香港移民没有土地,他们窝在鸟笼里不见天日。

后来香港变成了东方的一颗珍珠,我们依旧是东方的某个发展中国家。

6 comments:

安哥爵 said...

要繁华要腐败都在那一念又一念之间.
你最后一行,真令人细细玩味.赞!

simple woman said...

香港人以狮子山精神创造了传奇,我们以马来西亚不累自我安慰。

帶刺の蝴蝶 said...

后来香港变成了东方的一颗珍珠,我们依旧是东方的某个发展中国家。

这一句正是重点。

:)

黛丝 said...

讲得有押运点,就是东方某个笨猪!!

我姨丈是“七十二家房客”里的其一。。。
每次听他想当年,我们也替他唏嘘。。。

simple woman said...

蝴蝶,
谢谢。

黛丝,
哈哈,珍珠和笨猪有押韵,但我们岂不是都变成猪了。
还有,你的亲戚五湖四海呢!我很想知道,你的姨丈后来有没有脱离七十二家房客生涯?

黛丝 said...

哈哈。。。
对哦。。怎么没想到。。。。。^^

姨丈娶了阿姨(其实不是亲的。。)现在在珠海过着有房客的房东生涯,安详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