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2 August 2009

危险人物

有位同事平时只读Utusan Malaysia 和Berita Harian,只看本地电视台节目和听国语新闻。

这没什么大不了,千千万万的老百姓不都是这样吗?

问题是她老认为凡是异于她族群的东西一律是不干净的。

上回她不问青红皂白就阻止其他种族在运动会上卖咖哩卜。

某学院来学校准备午餐给贫苦学生享用,原料是巨人霸市报效的,烹煮地点是学校的家政室,只因为该学院的工作人员都是非她族类,她就质疑他们准备的食物不知是否符合她的宗教要求。

今天她说H1N1是因为猪引起的,AG告诉她好久以前可能是,但现在是国人出国时从外国传来的病毒,跟吃猪肉无关,可惜夏虫不可以语于冰,无明就是无明。

极端分子很可怕,极端的老师更可怕,因为他们会向学生灌输极端思想,使极端主义像木马病毒般以倍数传染。

10 comments:

维雄 said...

看了就觉得汗颜。
Utusan是出名的极端报,多看了肯定会被影响。

li ling said...

前幾天Utusan還有人寫,現在H1N1蔓延,為什么養豬還要被允許。

黛丝 said...

多事之秋!
不大愿意看报纸了,有一天没一天的看。。。。。
上来看新闻,也是看看大字头,不愿读全文。。。。。

还是看副刊好了。。。

koon said...

我的办公室也有一个这种天下唯恐不乱的人。有一年的农历午宴,我们叫办公室楼下华人,但halal的餐厅协办,她号召全办公室的巫裔同事杯葛,可谓极端中的极端。我虽然号称自己是僵尸,也不曾出言伤害他人,行动更没有。看lkf 介绍的书,岂能消除心中的疙瘩?我和我来自中国的学生谈起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课题,人家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孩子都会问:教育(华小)乃促进国家发展的基本建设,不够就得建到够。人家百思不解呢。我想起308大选我那区所挂的布条:要华小,去拜神。上个星期终于确定会建华小。但管家的是否要看人民的表现才落实就不得知了。观世音菩萨保佑。我想这也是最好的办法。

薰衣草夫人 said...

我么女也有一位如此极端的老师,上课总在传教,还叫学生不要去越南,因为到处飘着猪肉味.书不好好教,却不断趁机给孩子洗脑,令人反感.

lkf said...

有人说杯葛不要吃,也有人说为什么不吃。
有极端的女老师,也有开明的女导演。
没有一个族群是铁板一块,总是什么人都有。借用中国人的说法,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觉得我们很多人都是种族政治的牺牲者。
种族政治,你的代价是种族和谐及国家前途。

黛丝 said...

老师,想请教一下,中一,二学生上科学课,除了做物理实验,可还有做生物解剖,如解剖青蛙等。。?
问过几个管制中学的学生,都说没做过简单的解剖。。

simple woman said...

中一中二没有,中六才有,除非是个别老师要让学生看真正的生物结构。私立中学应该教的比较多。
是不是孩子不敢做还是想要做?

simple woman said...

黛丝,
中四的学生上生物课读到raspiration那一课通常老师会让他们解剖青蛙、老鼠、鱼和蟑螂,让他们看不同的生物有不同的呼吸系统。
解剖是中六practical paper中很重要的部分,考STPM时每个考生都要亲自解剖一只小动物。

黛丝 said...

孩子特别想要做!!

我记得我中一,二是已经试过解剖青蛙什么的了。怎么现在没有了?
一位国中老师和我说,时间教课都不够,怎么有时间做这一类的试验。。。

我觉得怎么现在的学生上课得那么紧迫,紧迫得连应该学的都没时间。。。都变成读死书了!

老大转到这间私校,他真的改变了不少。。。
对学校任何活动都积极参与,虽然校里没有什么制服团体,但是因为人数少,从运动到音乐至激励演说,老大都想参与。。。。。
功课上,因为班上只有12人,老师教学也就也别关注到每一位,而且,总有一两天下课前,特别设了tutorial让他们讨论和解决难题。。。

说实在,我真的觉得很开心,很安慰。。